網龍網絡控股有限公司

網龍資訊

首頁/網龍資訊

《環球時報》專訪網龍CEO熊立:數字教育煥新學習生活

  12月9日,《環球時報》B9風云人物版以整版的篇幅報道了近日專訪網龍CEO熊立的內容,并以《熊立:數字教育煥新學習生活》為題,展開介紹了網龍深耕數字教育并打造“數字教育小鎮”的遠大圖景,同時,網龍教育業務的海外擴張版圖也通過記者的娓娓道來而躍然紙上。

 

  《環球時報》是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社人民日報社主辦與出版的國際新聞報刊,創刊于1993年1月。作為向國外傳達符合中國基本國情綜合新聞的重要報媒,《環球時報》以獨特視角生動及時反映世界的豐富性,反映中國與世界的相互審視與交融,從而拓寬國人視野,為在全球化背景下生存與發展提供必要資訊。

 

《環球時報》專訪網龍CEO熊立:數字教育煥新學習生活

 

  在中國企業致力開拓海外市場的浪潮中,作為一家閩企,網龍網絡公司占據了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號召下,以AI、VR/AR、大數據等前沿技術加身,出海開拓數字教育市場,打造數字教育的中國方案!董h球時報》的關注,將是網龍繼續前行的動力。

 

以下為報道全文:

 

熊立:數字教育煥新學習生活

 

  提起課堂,你會想到什么?黑板、粉筆、幻燈片大概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元素。而在位于福建長樂海濱的網龍網絡公司,我們看到了科技給課堂帶來的巨大變化。講到北冰洋時,戴上VR眼鏡,學生可以身臨其境地“沉入”海洋,觀察“身邊”游動的海洋生物;通過教室的互動大屏ActivPanel,老師和學生能夠實時互動,教學效果更是能夠及時反饋……數字化教育的場景在眼前一一展開。通過對網龍網絡公司打造的數字教育小鎮的深度探訪以及對網龍網絡公司CEO熊立博士的專訪,我們也充分了解到數字教育帶來的更多可能。

 

數字化讓學習更有效率

 

  成立于1999年的網龍在初期是一家網絡游戲企業,曾打造出網絡游戲門戶網站17173.com、智能手機服務平臺91無線等產品。2013年,網龍以19億美元估值向百度出售了91無線,這筆交易也成為當時中國互聯網領域價碼最高的一筆收購。此后,網龍開始發力教育領域,并在2010年成立教育業務子公司“網龍華漁教育”,逐漸形成了“游戲+教育”的雙主業布局。談及公司戰略轉型的原因,熊立表示,“當時我們看到互聯網改變了中國人大部分的工作、生活,而在教育和醫療這兩個領域還有很大空間。網龍作為一家具有開拓和創新基因的互聯網公司,我們希望去探索和嘗試新的領域。另一方面,大家也都越來越重視終身教育,教育更是關系到下一代的發展。”正是基于這樣的考慮,網龍開始涉足教育領域。

 

  與很多教育企業從課外輔導入手不同,網龍想要為教育市場提供的是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我們不單單想做內容、培訓或者是硬件,我們要做的是一個整體的教育解決方案。教學本身是信息在人和人之間傳遞的過程,而互聯網最大的特點也是將信息更快地傳遞。因此我們認為互聯網會給教育帶來不一樣的改變。我們希望通過將內容、硬件、數字教育的工具這3方面結合在一起,打造一個整體解決方案,讓學習更加有效率。”熊立說道。

 

  那數字化教學會如何提升學習效率呢?熊立介紹說,數字化產品能夠將學生的學習軌跡記錄下來,經過人工智能的分析和推薦,學生能夠得到定制化和個性化的學習方案,這樣教學才能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比如說,我小時候做模擬題,70%的題目我永遠都做得對,但是卻還要反復去做;有20%的題目有時候可以做對,有時候做不對;還有10%的題永遠做不對。我想很多人在學習中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數字化教學能夠從每個人做作業、考試的大數據收集過程中得出一定的結論:哪些題目是你已經充分掌握的,這些題目就不會反復推送到你面前浪費時間;哪些題目你沒有做對,它會提醒這是因為某些知識點你還沒有掌握。這無疑大大提高了學習效率。”此外,熊立還表示,數字化教學的普及也會助力教育公平的實現,讓不同地區的學生都能享受到同樣的教學水平。“比如,清華附中老師授課可以同時直播給山區的教室,貧困山區的孩子們可以通過互動大屏與老師互動,這樣能夠實現把優質的教學資源免費分享出去。”

 

融合前沿科技,打造整體數字教育解決方案

 

  在熊立看來,要實現教育的數字化,首先要做到內容的數字化。“過去三四年,我們和人民教育出版社等國內一流教育出版社簽訂了合同,我們把書本上的內容做成了2D、3D的表現形式;在海外我們也成為了培生集團的全球戰略合作伙伴,利用他們豐富的資源,進行多種數字化產品的輸出。我們將K12階段所有的學習目標拆解到最小的知識點,制作出總量達140萬個的知識點。”熊立強調,只有更細致地拆分知識點,才能讓學生都有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案,才能進行可定義、可測量、可傳授的個性化教育,全面提升智能學習效率。

 

  游戲公司起家的網龍在制作數字教育內容方面有天然優勢,而為了加強在硬件方面的實力,網龍于2015年收購了歷史悠久的教育解決方案提供商普羅米休斯,為了更好地實現產品在海外的落地,網龍在2018年收購了在全球擁有1億多用戶的學習社區Edmodo。此外,網龍還收購了智能語音技術提供商馳聲科技,以及專為K12兒童提供創新教育游戲的JumpStart。熊立表示,這些收購都是為了讓網龍在教育領域的產品線更加完整。“網龍是一家又做內容又做工具又做引擎的公司,這讓我們能夠快速解決用戶的需求,提供適應性更強、更容易在不同地區實現復制的方案。”

 

  一直以來,網龍都在積極嘗試將前沿科技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推動優質教學資源的共享。2016年,網龍運用“VR+教育”的模式,推出了包括101VR沉浸教室、101創想世界在內的一系列教學產品。“VR這樣的產品技術帶來的體驗是沉浸式的,幫助孩子更好、更快地理解一些難以想象的事物,比如生物的細胞核、細胞壁等。”熊立解釋說。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主攻方向,人工智能(AI)技術成為備受關注的熱點。熊立表示,“AI技術在教育領域的應用將會進一步提高教學效率。它可以取代老師,或是幫助老師將教學場景變得更加有趣。”目前,網龍已經推出了101教育PPT-AI助教產品。隨著AI技術的融入,這款備授課軟件可以幫助老師授課、答疑、修改作業,讓AI成為打造個性化教育的重要手段。而對于目前在教育場景中鮮少應用的全息投影技術,網龍也做出了嘗試。2017年網龍運用其戰略性投資的企業ARHT MEDIA的全息投影技術,將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從英國“帶到”香港與當地觀眾見面,這也是霍金生前最后的一段全息影像。隨著5G技術的興起,網龍又與運營商合作,以高帶寬、低時延的5G超高速網絡數據傳輸,融合網龍的全息投影技術,打造了“5G+全息遠程互動教學方案”,展示了“穿越時空”的物理公開課、英語公開課。面對即將到來的5G時代,熊立表示,5G將為AI、VR/AR、云計算、大數據等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融合應用提供強大的網絡支持,教育的人才培養模式和教學方法將發生巨大改變。

 

教育出海,讓數字教育走向世界

 

  網龍所打造的整體數字教育解決方案,目前在海外諸多國家已經落地實踐。熊立介紹說,“2017年,莫斯科開展智慧城市建設,智慧教育是其中重要一部分。為配合這一計劃,我們跟莫斯科簽署了4-5年的連續合作協議,為其專門設計開發了滿足當地教師具體需求的互動平板顯示器,目前莫斯科已經有兩萬多間教室使用了這一設備,未來還將覆蓋俄羅斯更多地區及學校。網龍的數字教育產品不僅滿足了當地教師的教學需求,也充分提升了當地的教育信息化水平。”

 

  而在教育出海的過程中,網龍還針對不同國家的不同情況,為其度身定制產品方案。在數字教育小鎮的戶外草坪上,兩棟鮮艷的“小房子”甚是引人注目。它們就是網龍研發的智慧教室類創新產品,這種教室具備可擴展、高度靈活等特性,能讓教室被便捷運輸并快速部署。它們的誕生,正是網龍根據非洲及一些教育水平落后國家的實際情況進行設計的。

 

  2018年,熊立和網龍高管團隊赴非洲考察,他們發現當地的學校設施設備非常簡陋,日常教學依然以傳統的黑板和紙質教科書為主。但是當地的移動網絡建設日趨完善,智能手機也較為普及,二者的強烈反差讓熊立認識到,這正是發展數字教育的機遇。“我們向埃及提出了數字化教育的理念,他們也非常接受,因為他們認為雖然自己國家目前經濟欠發展,但是不希望下一代繼續接受跟發達國家的孩子有差距的教育。而借助目前發達的通訊網絡,數字化教育能夠彌合這種差距。”于是埃及接受了網龍提供的整體教學解決方案,其搭載了互動白板、互動平板、教學內容和教學工具,但是網龍團隊卻發現提供這些還遠遠不夠,因為當地基礎設施欠缺,沒有足夠的學校和教室,于是網龍就推出了能夠快速裝配的智慧教室類創新產品。“只要這些國家有4G網絡,當地老師只需熟悉智慧教室內部軟硬件的基本操作功能,孩子們就能享受到與發達國家同樣水平的教學。”熊立說道。

 

  熊立表示,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讓網龍的出海之路更為順暢。目前網龍已與20多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深度合作,教育業務版圖遍布全球上百個國家,覆蓋200余萬間教室,惠及超1億用戶。數字教育的出海,不僅幫助這些國家提高了數字教育水平,也讓越來越多海外用戶通過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感受到中國互聯網科技的突飛猛進。

 

數字教育小鎮搭建國際平臺

 

  作為“一帶一路”上的重要據點,福建的地理位置讓其成為中國服務“走出去”的重要一站。我們此次到訪的數字教育小鎮,正是網龍在福州打造的、面向全球的數字教育產業高地。據了解,小鎮規劃面積3.91平方公里,共5865畝。未來,小鎮將匯聚政策扶持、區位優勢、平臺優勢、空間優勢等,合力打造擁有正向“虹吸效應”的產業聚集區,實現產業結構、人才結構、稅收體量、就業輻射的優化升級,聚力打造全國行業標桿。熊立說道,“我們希望小鎮成為數字教育的產業集群,孵化、吸引一批優質的企業入駐。”

 

  熊立表示,數字教育小鎮將發揮全球教育資源平臺優勢,引領國內教育企業組成艦隊走向國際,推動和助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教育互聯互通合作。目前,小鎮企業正集結國際先進的教育力量,搭建開放教育資源平臺,制訂開放教育資源版權與開放協議,協助“一帶一路”國家規劃開放教育資源的實施方案;ヂ摼W教育智能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教育大數據應用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一帶一路合作分中心等權威機構,已經相繼在數字教育小鎮掛牌成立。網龍未來也將依托數字教育小鎮,進一步拓寬“一帶一路”合作新路徑,讓更多國家共享中國互聯網企業發展的成果,打造中國面向全球的數字教育名片。

 

  從游戲到教育,從立足中國到走向海外,不斷拓展、不斷前行的網龍的愿景是什么?熊立表示:“從做教育的第一天開始,網龍就樹立了成為全球最大終生學習社區的愿景。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技術和服務,影響更多人的學習方式,讓學習真正融入生活。”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